您好,欢迎来到雅安红魂立德红色教育中心官方网站! 现在是:

您好,欢迎来到雅安红魂立德红色教育中心官方网站!

红色历史

Red history

联系我们

更多+
  • 服务热线:

    17780814557

  • 电话:

    17780814557

  • 联系人:

    陈老师

  • 中心地址:

    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三雅路3号

  • 官方微博

  • 微信公众号

我要培训

红色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史 > 红色故事

秋瑾之女王灿芝:自命“小侠”矢志手刃杀母仇人

来源:《世纪》 2009年第2期 作者:丁言昭 时间:2021-03-02 浏览:129
    王灿芝的童年是在没有母爱的苦难中度过的,这成就了她倔强的个性,并效其母,拜师学习武艺。每天上午要练两个小时。15岁背着祖母,拜“王大老倌”为师学习武艺,立志要找谋害母亲的刽子手报仇。

    我到大姐家去玩,大姐夫沈先生把我拉到二楼的窗前,指着斜对面的一幢楼对我说:“你知道吗,老早秋瑾的女儿就住在这儿。”“真的?”“当然是真的,她叫王……王什么?”

    “叫王灿芝。”我说。

    “对对对,叫王灿芝。平时穿着好比一个男士,走路也是大步流星的,一到家,常常是喝老酒,然后直起嗓子大声地喊着女儿,‘王焱华,回来!王焱华——’声音很响很响。”

    大姐夫从1936年就搬到天平路这条幽静的弄堂,居住至今,当时弄内住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沈先生的父亲是位留美的化学家。

    因为我曾想写秋瑾传,所以收集了一些资料,对王灿芝这个名字比较熟悉,就此写下这篇小文。

    自题号叫“小侠”

    1901年8月25日,秋瑾25岁时,在湖南湘潭生了个女儿,起名桂芬,字灿芝。

    1903年春末,秋瑾随夫抵京,带着婆婆和大儿子沅德(也有人称其元德或是源德)同去,将女儿交给奶妈抚养。可是婆婆不习惯住在北京,要带孙子南归,秋瑾没办法,只得回来。奶妈即将王灿芝抱回王家。不久,秋瑾再次北上,把女儿也带着。次年秋瑾出国时,将王灿芝寄托于友人谢涤泉家,让女儿认谢的继室为养母。当秋瑾在1907年遇害后,由谢家一位邓姓女仆将王灿芝自京带回湖南湘潭。

    1938年记者采访王灿芝时,问道:“令堂就义的时候,黄太太年纪还很小吧?脑筋里还能有一点印象不?”“一点儿影子都没有。”(引自逸霄:《秋瑾女儿王灿芝女士访问记》,载1938年6月5日《上海妇女》1卷4期)

    虽然王灿芝对母亲没留下什么印象,可是任侠尚义,救人之急仍千金不吝,一如其母鉴湖女侠——秋瑾之风。

    王灿芝在京时,由于谢家有许多子女,没有什么功夫来照顾王灿芝。据王灿芝写的一篇《我的家庭和生活史略》(载1938年6月5日《上海妇女》1卷4期)里说:“我就衣裳褴褛,头发生虱,吃饭也有一顿无一顿的,以致饿得骨瘦神疲,满身疾病。她家中也就很讨厌我。”王灿芝的父亲是湘潭的大户人家,祖父是曾国藩的表兄弟,可是祖母重男轻女,对孙子沅德十分宠爱,对孙女则非打即骂,将对叛逆媳妇秋瑾之怨迁怒于不满7岁的小灿芝身上,开口闭口就骂道:“那样的娘,生得出好东西,一点儿大就不听话,将来长大了,还不是跟她娘一样,胆敢做出那些无法无天的事来!”特别是在祖父和父亲去世后,祖母对她的虐待更甚。

    王灿芝的童年是在没有母爱的苦难中度过的,这成就了她倔强的个性,并效其母,拜师学习武艺。每天上午要练两个小时。15岁背着祖母,拜“王大老倌”为师学习武艺,立志要找谋害母亲的刽子手报仇。这位“王大老倌”是家中的仆役,曾当过兵。后来王灿芝听说有一位姓曾的,精于武术,就托人捎口信,准备跟他学习。不料,学校得知后,说曾某是个淫棍,并将此事告诉王家,结果王灿芝没能学成。

    王灿芝曾对记者说:“我学拳,倒也并不是为身体。我从小就羡慕侠客那一流人物。我觉得学精了武艺,专为人间抱不平,把那般贪污横暴的人杀一个干净,这是一件多么痛快的事!因此,有一个时期,我曾自题一个号叫‘小侠’。”

    曾国藩的重孙女曾宝荪从英国留学回国后,在湘潭办了一所艺芳女中学,那是为了纪念她的曾祖母,曾祖母号艺芳老人。因王灿芝从小与曾家订有“娃娃亲”,所以她能到那所学校去读书。曾宝荪是个留学生,对王灿芝常常进行管束,这让王灿芝非常不舒服,憋了一肚子气,心想到时候,倒要叫你们看看,我是否会嫁给你们曾家?转眼到了王灿芝中学毕业那一年,乘着曾家忙着办喜事的时候,她偷偷地离开湘潭,辗转到了上海。

    主持竞雄女中

    王灿芝在上海持志大学(又一说法是上海大夏大学)肄业后,1927年得母亲挚友徐自华的荐引,接任上海竞雄女学校长。

    “竞雄”是秋瑾的字,当年创办竞雄女学曾经得到孙中山的关怀。徐自华,字寄尘。生于1873年,1934年去世。她是1906年在湖州浔溪女校任教时和秋瑾相识,当时她任该校校长,秋瑾是教员,两人一见如故,惟恨相逢之晚。1907年秋瑾为国殉难,徐自华和吴芝瑛为实现秋瑾生前“埋骨西泠”的夙愿,将她的灵柩从绍兴秘密转移运到杭州,一路送往墓地,徐自华和廉泉参加了迁葬的全过程,而吴芝瑛因病无法前往。

    当时孙中山曾在来杭时劝徐自华,不要作军阀的无谓牺牲品,希望她能去上海接办纪念秋瑾的竞雄女学。徐自华听从孙中山的劝告,便将表彰先烈、悼念亡友的心愿转向教育工作。在她十余年的惨淡经营下,竞雄女学由小学扩大到中学部、师范部。1927年夏,始交王灿芝主持校务而后卸任。

    王灿芝接任时,学校经济非常困难,只得到处去募捐,欲请政府要人为发起人,可是苦于无人介绍,于是就去找国民党元老、孙中山的机要秘书邵元冲,是他为王灿芝写了数封介绍信,使她能顺利地解决经济问题。人们一定会觉得奇怪,王灿芝怎么会去找邵元冲的?原来邵的太太是张默君,1906年张默君加入同盟会,与何香凝、秋瑾、唐群英等人,成为早期同盟会女会员。秋瑾在上海制造炸弹时,张默君协助筹划经费。她担任过神州协济社社长、《神州女报》经理等。邵元冲一直追求张默君,追到1925年,当张默君41岁时,方才结了婚。邵元冲在西安事变时去世,而张默君于1965年在台湾病逝,享年81岁。

    本站内图片、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培训咨询 售后咨询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177808145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