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雅安红魂立德红色教育中心官方网站! 现在是:

您好,欢迎来到雅安红魂立德红色教育中心官方网站!

红色历史

Red history

联系我们

更多+
  • 服务热线:

    17780814557

  • 电话:

    17780814557

  • 联系人:

    陈老师

  • 中心地址:

    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三雅路3号

  • 官方微博

  • 微信公众号

我要培训

红色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史 > 红色故事

衡宝战役

来源:湖南红色记忆多媒体资源库 时间:2021-10-21 浏览:59
    衡宝战役是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二、第十三、第十四兵团与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在衡阳、宝庆(今邵阳)地区进行的一次重要战役,是人民解放军解放中南各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次战役从9月13日解放军西路军南下起,至10月16日第四十七军歼灭宋希濂一部止,历时33天,消灭了桂系军阀白崇禧的主力部队4个师,4.7万余人,削弱了白崇禧集团的实力,粉碎了敌人阻止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企图。

    程潜、陈明仁起义后,白崇禧部20余万人撤至湘南,重点部署在衡宝公路两侧和粤汉铁路衡山至郴州一线,依托湘江、米水、永乐江、资水,背靠滇、桂、黔,在湘西地区构成一条东起粤北的乐昌,与盘踞广东的余汉谋集团相联络,西至湖南芷江、沅陵,与扼守鄂西、湘西北的川湘鄂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集团相呼应的半弧形的“湘粤联合防线”,妄图阻止人民解放军继续前进。其具体兵力部署如下:夏威第九兵团之第四十六军驻乐昌,第九十七军驻郴州、汝城,第一○三军驻湘乡西南之永丰;张淦第三兵团之第七军守衡阳,第四十八军守耒阳;徐启明第十兵团之第五十八军屯衡山,第一二六军屯白果市,依托湘中、湘南山地,控制着铁路公路,以为可守可退,顽固拒绝第四野战军举行局部和平的建议。黄杰在邵阳恢复第一兵团后,辖第十四军、第七十一军、第一○○军,分布于邵阳、武冈、隆回、溆浦、芷江一线。此外,在邵阳有省保安第一师,沅陵有保安第五师,耒阳有保安第四师,郴县有湘南纵队,永兴有湘南反共自卫救国军第一纵队,衡山有第十一兵团残部和南岳纵队,衡阳至零陵一线有新七军各师,蓝山、嘉禾、临武一带有交通警察东南办事处两个纵队,等等。8月22日,白崇禧向湘南各县发布命令,要求各县以1/3的兵力为区域部队,潜伏乡间,利用夜间行动;以2/3的兵力为机动部队,利用时机,袭击“匪”军,避实击虚,以大吃小,以控制广大面积。他还要求各县破坏解放军的交通线和仓库,袭杀中共区乡干部、肃清农会积极分子,劫夺军粮供应华中部队等,企图人民解放军南下。

    对于发动衡宝战役,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作了十分周密和谨慎的考虑。因为桂系军队已是国民党军中唯一保持建制完整的军事力量,白崇禧素称足智多谋,其部队深受法西斯教育,颇能吃苦耐劳,且富于丘陵地带作战经验;解放军自入关以来,历经平津、渡江等重大战役,长途跋涉,初到江南即遇上气候炎热,水土不服,病员增加,战斗力有所下降。因此,中央命令第四野战军在长沙解放后,暂停前进,避过盛夏。关于在何地同白崇禧主力进行决战,早在7月16日,毛泽东就曾在对四野的作战部署中指出:“判断白崇禧准备和我作战之地点不外湘南、广两、云南三地,而以广西的可能性为最大。”但不论在何地,“均不要采取近距离包围迂回方法,而应采取远距离包围迂回方法,方能掌握主动,即完全不理白部的临时部署而远远地超过他,占领他的后方,迫其最后不得不和我作战”。据此,9月9日,中央军委命令二、四野战军前委,分三路向广西挺进:二野第四兵团之第十三、十四、十五军,以及两广纵队为东路,经赣西南进,消灭余汉谋集团主力,占据广州,然后以第四兵团挺进桂南。四野第十三兵团之第三十八、三十九军为西路,进军湘西北,隔断白崇禧集团与宋希濂集团的联络,取道沅陵、芷江,沿湘、黔、桂边境直下柳州,与第四兵团构成对白崇禧集团的钳形威慑;四野第十二兵团之第四十、四十一、四十五军为中路,经湘潭、湘乡先歼灭宝庆之敌,然后尾追南下,会合西、南两路,歼灭白部于广西。12日,二、四野各部54万人,由第四野战军首长(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统一指挥,分别由陈赓、程子华、萧劲光、杨勇统率,分东、西、中3路向敌“湘粤联合防线”发起攻击。

    9月13日,衡宝战役打响。为了将白崇禧的注意力吸引到西线,以防止他过早收缩兵力向南逃窜,西路军主力第三十八、三十九军在程子华的率领下,从常德、桃源出发,向沅陵、芷江前进,各部队进展迅速,锐不可当,18日在沅陵以西,一举击破据险顽抗的敌军,沅陵解放。19日解放溆浦,三十八军连战皆捷,其一一二师继续向辰溪前进,在地下党领导的湘西纵队配合下,21日夺取了辰溪,并于同日解放了泸溪县城。西线战事很快吸引了白崇禧的注意力,他速命驻永丰之第一○三军西移。驻宝庆之黄杰部也有西移动向。为此,解放军第三十九军迅速南下,插入溆浦、武冈一线,隔断黄杰与刘嘉树的会合。解放军第四十七军也到达石门、慈利一线,隔断了白崇禧与宋希濂的联络。三十八军于辰溪地区稍事集结后,便兵分三路奔袭芷江:一路直插芷江以西;一路由北向南进逼;一路沿川湘公路攻击前进,三面包围芷江。10月1日攻占怀化,10月2日,芷江解放。解放军分路追击逃敌时,又先后占领黔阳、会同、靖县等城镇,歼敌第一○三军一部。解放军第三十九军也先后占领洪江等地。

    到10月5日,解放军西路军经过20多天的追击作战,歼敌8000余人,先后解放了芷江等11座县城及湘西广大地区,打通了湘川、湘黔公路,打破了国民党企图在湘西建立反共游击根据地的美梦。至此,解放军突破了白崇禧的所谓“湘粤联合防线”的西翼,斩断了湘南、湘西两敌的联系,白崇禧主力赖以西窜贵州的湘黔公路为解放军切断,奠定了入桂作战的有利形势。

    10月1日,担任主攻任务的中路正面战场解放军各部队收听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喜讯,指战员群情激奋,斗志倍增,高呼口号:“打到广西去,活捉白崇禧!”2日,中路军在萧劲光指挥下,向衡宝线之敌全线出击。此时,陈赓指挥的东路大军已在粤赣边境突破了敌“湘粤联合防线”的东翼,主力分路挺进广东境内,切断了白崇禧部逃粤退路。3日拂晓,解放军在永丰突破敌人第一线防地,迫使敌第七十一军后撤。助攻方向的解放军第四十六军则从攸县向西发起攻击,第十八军主力绕道向永兴、郴州间前进。其战役意图是“以向前挺进的强大兵力,迅速插到湘桂线和粤汉线上,将这两条铁路干线切断,不使敌人退入广西,求得在湘南给敌人以大量歼灭。”这时白崇禧派飞机日夜侦察,仍未判断出解放军的意图,一直将主要力量配备在湘东方向。4日,解放军正面部队控制了青树坪,继续向渣江、界岭一线推进。白崇禧这才发觉解放军的主攻方向在衡宝线上,他害怕全军被困湘南,急忙从耒阳、乐昌地区抽调第四十六军和四十八军乘火车北上,向衡宝线集结,以配合原在该线的第七军和第一兵团阻滞解放军南进,以掩护其主力向广西退却。对白崇禧这一行动,四野前线指挥部判断白崇禧不是企图撤退,而是调集主力与解放军决战,故决定集中优势兵力于衡宝地区与敌主力决战。前线指挥部乃于5日上午直接电令中路军各军备师暂停前进,立即着手集中兵力,调整部署,查明情况;同时还令西路军由会同、黔阳东进至宝庆、祁阳地区参战;令第四十六军加速向耒阳逼近,从右侧钳制敌人;令第二野战军第十八军越过粤汉路向常宁、祁阳挺进,阻止敌人渡过湘江;令战役总预备队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第十六、十七军向渣江地区前进,准备参加衡宝战役。

    10月5目上午10时,当第四野战军司令部电令中路军停止前进时,第四十五军先头部队第一三五师于强行军中未接到停止前进命令,仍按原计划从敌人的间隙中穿插过去,前进80千米,到5日夜间,已越过衡宝公路,冒雨到达沙坪、灵官殿一线,孤军楔入敌人心脏地区。解放军十二兵团司令部利用这一有利情况,令一三五师占据有利地形,准备迎击敌人反扑,并调动部队火速增援。白崇禧对解放军深入心脏地区大为恐慌,于6日集中近5个师的兵力向一三五师各团阵地连续猛攻,企图一举围歼。一三五师凭借有利地形,英勇奋战,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老奸巨猾的白崇禧见久攻不破,解放军东西两路大军正向他的侧后迂回,害怕后路被切,于是决定放弃衡阳,将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先行撤往桂林。7日零时,又下令全线向新宁、零陵、新田、嘉禾撤退。随后,他乘飞机逃往桂林。当日下午,满载兵员和物资的最后一列军车由衡阳开出。因害怕解放军追兵赶上,行至中途,车上军官命令甩下后尾几节重车,加速逃离湘境。

    7日5时,解放军获悉敌已总退却,当即组织正面5个军、13个师实施全线追歼,并令一三五师在敌人退逃路上占领要地堵击、侧击、迟滞南逃之敌;令西路军迅速东进,占领武网、黄金一线,截击西窜之敌;令第四十六军向衡阳、耒阳急进;令第十八军向常宁、祁阳方向兼程前进,截击南退之敌。敌主力第七军、第四十八军等部4个师在解放军一三五师英勇顽强堵击和侧击下,被迟滞了1天之久,从而使解放军尾追、平行追击的各部队于8日拂晓前,在湘桂路北之牛头江、石桥铺、灵官殿一线追上了这股退却之敌。9日夜,敌第七军军部被一三五师击溃,敌军失去指挥,内部混乱。

    10日,解放军集中第四十军、第四十一军、第四十五军、第四十九军等4个军共13个师的兵力,对被围之敌发起总攻,从北、东、西三面展开有重点的向心攻击。经2昼夜激战,至11日下午,白崇禧的精锐第七军军部及一七一师、第一七二师和四十八军之第一七六师被歼,计29890人,生俘第七军副军长凌云上、参谋长邓达之、一七一师师长张瑞生、一七二师师长刘月监、一七六师师长李祖霖等将官8名。

    在白崇禧4个精锐师被围歼前后,解放军其他各路亦取得重大胜利。10月4日,第三十八军在会同痛歼从芷江南逃的刘嘉树第一○○军及“湖南省政府”一部。10日,解放军第三十九军一二五师攻占武冈城。解放军第一四五师解放宝庆(邵阳),13日,敌第十四军六十二师师长夏日长率官兵5000余人在洞口石江起义,并迫敌新编第八军独立第一师在石下江以西地区投降。14日,解放军一一二师占领城步。至此,邵阳以西至芷江一线完全为解放军控制。与此同时,解放军西进的第四十六军于8日占领衡阳、耒阳,歼敌3000余人。第十八军亦先后解放永兴、常宁等城镇。10月下旬,黄杰在桂林收集残部,其“湖南省政府”已不复存在,绝望下将“省政府”和“湖南绥靖总司令部”全部解散,后来在解放军追击下狼狈逃入越南。

    当衡宝地区解放军连战告捷之际,湘西北地区之解放军第四十七军主力于14日对盘踞在湘鄂边境山区的敌宋希濂部和一二二军奋起攻击,歼其军部和第二一七师,击溃敌军第三四五、三四六师,歼敌4300余人,活捉一二二军军长张绍勋,二一七师师长谢淑周主动放下武器投诚。16日解放了大庸、桑植等县城。衡宝战役胜利结束。

    衡宝战役从9月13日开始到10月16日结束,人民解放军共歼敌第七军、第一○○军、第一二二军3个军部,第一七一、第一七二、第一七六、第二一七、第六十二师等5个整师,第一三八、第十、第六十三、第三四五、第一九七师和独二师等师的一部,敌新八军独一师残部投诚,歼敌共47500多人;俘敌中将军长等将官18名;缴获各种炮102门,汽车176辆,各种枪支13071支,战马1116匹,各种枪炮弹100余万发,解放县(市)城28座。

    衡宝战役是第四野战军进军中南以来的首次重大战役,消灭了白崇禧主力近4个师,重创国民党桂系军队,为第二野战军经湘西进军广西全歼白崇禧集团创造了有利条件。衡宝战役对湘南其他敌军产生影响。11月,零陵一带的敌新七军军长曹茂琮,原衡阳警备司令欧冠,及永明、江华、道县等地的国民党军政人员,均先后率部起义。衡宝一仗击溃黄杰集团并驱逐出省,他的“湖南省政府”随之解散,标志着国民党在湖南的统治最终结束。

    本站内图片、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培训咨询 售后咨询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17780814557
返回顶部